您的位置: 滨州信息港 > 旅游

傲剑第四百八十八章丁家家主的惊讶

发布时间:2020-01-24 22:23:45

傲剑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丁家家主的惊讶

?他冷笑道:“凌逍,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丁京和蒋家是什么关系?”

随着丁火的话语,外面忽然间进来十几个人,一身能量波动极其强烈,将凌逍和叶子两人围在当中。

叶子当即眉毛一挑,杏眼圆睁,刚要说话,凌逍轻轻捏了叶子的手一下,然后笑道:“在下对南州边陲的丁家了解实在很有限,不过却也知道,丁家和南州大部分家族关系都很普通,倒是和东州的不少家族关系火热,还有,似乎在下还有一个南州联盟高级管事的身份呢。

丁火冲着那群人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进来做什么?出去出去!”

那些人面面相觑,不过都没有说话,冲丁火行了个礼,悄然退出。

丁火嘿嘿笑道:“凌逍,你胆色不错嘛!难怪两次轰碎圣域之门!啧啧……真让我羡慕,要是那劳什子圣域之门出现在我头上,我也有种轰碎它的念头,本少爷不喜欢被规则约束了!打破规则,倒是我的爱好,哈哈!”

说着随便坐了下来,然后说道:“两位请坐,请坐-吧。”

叶子不太明白这丁家少爷为什么会有如此举动,之前因为心都在凄逍那里,她自然对这丁家少爷没有多少的兴趣,不过现在看来,这丁火……并不简单啊!丁火刚刚来了那么一出,心中的不爽终于泄出去一些,看着凌逍笑着说道:“说起来,我可不是吓唬你哦,我丁家一个女儿,我的堂妹,刚刚嫁到蒋家,可是蒋家二少爷,也就是未来蒋家家主蒋云彪的正房妻子!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你说,有了这层关系,我是不是应该为难下敢胆大包天收留蒋家弃子的你呢?”

凌逍微微一愣,问道:“丁家居然开始跟南州势力结亲了?”

丁火嗤之以鼻的撇撇嘴,然后说道:“你居然连这都不知道,双州郡丁家整个家族人口不下数十万,整个丁家大族人口上百万!南州哪个大势力大家族的人口有低于百万之数的?嫁出去几个女儿表示下友好,简直再正常不过。真不知道,你在圣域这么多年,都干什么来着!有打击下情敌的机会,丁火是不会放过的,虽然还不算是情敌,可面对凌逍,他总有种敌人一头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丁火觉得很可笑,对方一个人界飞升的武者,就算再厉害,多不过一个先天初级的实力,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那炼丹术和诡异的阵法。而这圣域却是以武为尊!丁火虽然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想,但内心深处那种骄傲,会情不自禁的让他这样想。

凌逍微微一笑,然启说道:“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大家族都是靠女人保存实力的。”

凌通身旁的叶子没忍住,扑哧一声芙出来,然后赶忙用手捂住嘴,但眼中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

丁火眉头一皱,刚想火,不过随即反应过来这厮是想激怒我,好让苏姑娘看见我无礼的一面!哼,我偏不叫你得逞!于是冷笑几声,然后说道:“大家族的玄妙,自然不是你能懂的,不过算你运气好,本少爷看那蒋家二少十分不爽!倒是对那蒙冤的蒋家大少有些佩服,三十多年前南州大比的时候我便想去挑战他,因为在修炼给耽搁了,后来听说他出了那种事,非常遗憾。而且,我是绝不相信他会弱智到那种程度的!”

凌通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丁火,听他继续说道:“因为本少爷看上眼的人,怎么会那么没脑子?若是真有异心,有无数种方法都比那个强!可惜,蒋家都是一群白痴!”丁火说着,忽然看着凌道说道:“没想到蒋家大少沉寂了二十年,居然又再次站起来了!我很佩服!不过,我更好奇,你用了什么办法,让那蒋家大少死心塌地跟着你的呢?听说当年你们离开白鹭郡的时候,蒋云山硌那个女人,叫夏什么来着,哝,对,是叫夏雪玉,还出现过!”

丁火一脸诡异的看着凌逍问道:“凌逍,你说,是不是你用灵丹妙药救活了那夏雪玉啊,?哈哈!”

凌逍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猛的一震,这丁家大少,也太聪明了点吧?恐怕圣域当中几乎没有人会联想到这上去,当年夏雪玉被封闭在水晶棺里面,用车拉着,行走了月余的时间才回到的望天城,几乎没有任何人会去想夏雪玉迎会有任何生机!可这丁家大少,居然没去相信传言,靠着常理推断出事实的真相!虽然丁火嬉皮笑脸的模样,但凌逍却在丁火眼眸深处看见一绫清明!这人,很厉害!好在丁火没有过多纠缠于这件事情,反正只要让凌通明白:我丁大少不必你差!丁火的目的也就算是达到了。丁火把手伸向凌逍拿出来那个盒子,一点都没有客气的打开,双目猛地一亮,然后啧啧赞叹了两声,看了一眼叶子,然后叹息一声说道。

“我记得还问过你,是否认识凌逍,却让你给骗了,没想到招待你几天,居然得到如此惊人的回报,早知这样,我招待的再好点,这神丹……是不是也会多几枚?”

丁火伸手拿起一粒翠绿色丹药,丹药上面能量波动极强,香气四溢,可以肯定的是,这绝不是蜀山派这几年销售的丹药!因为那些丹药,丁火早就让人购买了一些,虽然数量不大,但却很全,而且,他可以确定一点,这木盒里面装着的这两枚丹药,价值要过蜀山派卖出的所有丹药!作为一个家族的未来,他不得不小心面对各种事情,很多表面上抹着蜜的,下面没准就是可怕的陷阱!苏慧儿……这个名字想必不是真的,那么他们两个原本可以一是了之,自己用不了多久,就会在别的女人的肚皮上,忘记这个让他偶然心动的绝色佳人。但他们不但来了,还自报家门,并且送上厚礼,若说他们没有任何目的,丁火根本就不相信!不过,这四枚丹药,对丁火的诱惑,也是极大的。深吸了一口气,丁火看着凌逍又说道:“说吧,你们找上我丁火,有什么事情相求?看在这四枚丹药的份上,只要不是很过分,我都会答应你们!”

凌逍和叶子相互对视一眼,有些无奈的说道:“丁少爷,我想你误会了。我们来到你这里,送你几枚丹药,纯粹是出于感波之心,没有任何别的日的,当然,若是你肯在用过这些丹药之后,替罱山派,替我凌逍吹嘘几句,那自然感激不尽,若不愿说,凌某也决不强求,既然丁少爷认为我们有别的日的,那……在下夫妇二人,就此别过就是!”

叶子在凌通身旁,听得心都醉了,痴痴的看着凌逍。

凌通今天说起她的身份,居然用上了“我的妻子”这样的字眼,这在从前,是没有过的!从前的凌逍,只会有些含糊的说“我的女人”二者之前有着本质的区别!叶子对凌逍的那种依恋,早已深入骨髓。

丁火眼看着凌逍和“苏姑娘”站了起来,转身就是,他赶紧喊道:“等,等等!”

凌逍回头问道:“还有事?哝……对了,我忘了告诉你,这种丹药的名字,叫元丹,每一粒,可以让一名先天高级武者迅补充回全部的能量!”

“嘶丁火忍不住倒吸了凉气,回头再看看桌上那个精致的木盒,那木盒在他眼中的价值顿时增长很多倍!丁“真的?”丁火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然后说道:“二位留步,是丁火错怪了凌宗主,还请不要见怪!”

这可不是丁火见风使舵,若叫父亲丁雄知道自己就这样放跑了名动南州的炼丹宗师凌逍,就算不一巴掌把他抽出去,也得骂他个狗血淋头。

凌逍做做摇摇头,说道:“此间事了,我们夫妻二人多年未见,要好生相聚一番,就不叨扰丁少爷了。”

叶子听得霞飞双颊,眼波如水的望了一眼凌逍。

丁火心中微微一叹:多好的一个姑娘,恨相逢太晚啊!口中却挽留道:“凌宗主这话就太见外了,俗话说相逢即是有缘,莫非嫌我丁家太小么?”

凌逍看了一眼叶子,叶子自然全听他的,想着,微微点点头,对这丁家少爷,凌逍也是有意相交的。

丁火大喜,赶忙让人带凌逍去丁家豪华的一处独门独院的院落,亭台水榭,假山溪流,林荫掩映鸟声蝉鸣,在这繁华的城市中间,能有这种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足见丁家财力。

丁火让人安领好了凌逍,自己则抓起桌子上那个木盒,一路小跑的跑向丁家家主清修的静室,一路上所有丁家人都很惊讶,一向四平八稳的大少,今天怎么这么兴奋?居然喜形于色!要知道,平素丁火看不上的,就是他现在表现出来这种不稂重的人。

来到丁雄的院落,下人们没敢拦着他,任由丁火冲进院落,穿过层层房屋之后,来到深处一间小屋,然后推门进了房间。

房间里给人一种家徒四壁的感觉,除了地面上一个蒲团,四壁空空,房间里居然什么摆设都没有。

蒲团上,此刻正背对着房门坐着一人,身材消瘦,个子也不高,看起来十分单薄,一头短,从背影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有精神的感觉。

“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冒失?”

蒲团上那人一张口,淡然问道,声音浑厚,十分好听。

“父亲,您快看看这个!”丁火像是没听出父亲的责问,往前踏了一步,然后说道。

蒲团上正是丁雄,听了儿子的话,丁雄的身子不见任何动作,呼的转了过来,然后出现一张消瘦,但很英俊的中年人的脸孔,看起来和丁火倒是有着八分相似之处。

“什么东西?能让你感到惊讶的?”总的说来,丁雄对这个独子还是极为宠爱的,也知道如非特别珍贵,自己这个眼高于顶的儿子绝不会表现出这样,站起身来,动作极其自然,行云流水一般,然后接过丁火手中这个木盒。

一边笑着说道:“这木盒的材质倒是不错边笑着打开随即眼睛落到这四枚丹药的上面,慢慢闭上双目,感受着这丹药上面传来那种强烈的能量波动,轻轻嗅着那芬芳的味道。

良久,丁雄都没有出声。

献宝的丁火正等着父亲夸奖自己呢,见父亲半天都没有动静,忍不住问道:“父亲……”

丁雄摆摆手,制住儿子的话,然后睁开眼,眼神淡然,看不出任何异样淡淡的问道:“这些丹药你从何处得来”

“啊?怎么?这些丹药是假的?不会啊,明明他说这是……”

“我问你,你从哪弄来的,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丁雄的眼中,终于露出一抹笑意,不想再捉弄儿子了。

丁火长出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道:“父亲大人,您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出了差错,这丹药,是凌逍赠送与我……”

“放屁!”

丁雄的火爆脾气这会终于显露出来,看来静修能提升实力,却未必能真正把脾气也修没了,丁雄怒道:“你怎么不说你刚从蜀山派回来?”

丁火无f6的看着父亲,万般不情愿的给父亲讲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毕竟,这种事情对情场上无往不利的丁家大少来说,并不是件光彩的事情。

“什么……你是说,凌逍在我丁家府上?”丁雄一脸惊Is的看着儿子,追问道:“住在碧云阁?小子,你总算是聪明了一次,快,现在就带我去见凌逍……啊不,去见凌宗主!”

丁火看着父亲的模样,心里嘀咕着:就聪明了一次?我明明一直都是这么睿智好不好!

重庆华肤皮肤病医院看病贵吗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好吗
贵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安庆治疗牛皮癣的办法
盐城治疗阴道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