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滨州信息港 > 娱乐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593章 浓情蜜意中的寝食难安

发布时间:2020-02-15 17:03:24

轮回之穿梭异界 第593章 浓情蜜意中的寝食难安

对于两美女这么贴心,孔瞑只是笑笑,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是免不了要跟这两位解释一番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是不是能够隐瞒点东西,只求可以让他与她们能够心平气和的吃完这顿饭。

作为一个纯正的国人,饭桌上谈事情孔瞑自然是很稔熟的,可是那也只是正常情况下,像这种心虚的情况――说实在的,还是次。

再来的路上他话费了好长的时间在平静内心,可是来到这里依旧有一些难以适应,总感觉自己的心跳更加剧烈,好像随时都能跳出来一般。

自然的走到座位上坐下,看着两位正一眨不眨看着自己的美女不仅轻笑了一下,问道:“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嘛?”

说着的时候,他不仅伸手在脸上抹了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动作原本就好笑,还是因为视角的缘故惹人发笑。两位美女就此小的前仰后错花枝乱颤,饶是让见过多少世面的孔瞑也禁不住喉间干涩了一下子。

气息在这一刻慌乱了下,尽管他很努力的在调整,可是依旧被菱梦给察觉到了。

菱梦对着琳娜冲着孔瞑示意了下,琳娜开始一愣,紧跟着就快速的点了点头,那听话的样子都让人怀疑是不是她们俩一开始就商量好的。

此时孔瞑不敢看她们,这倒是让琳娜有了可乘之机。就在她抵达孔瞑身边不远距离的时候,孔瞑察觉了,可是却也已经晚了。

在察觉到有一人临身之后,孔瞑急忙的抬起了头。可是这一看之下却被琳娜给吓了一跳。

此时琳娜整个人是扑过来的,在孔瞑的脑海里,琳娜应该还是个普通人,如果就这么扑过来而自己不接住的话,很可能就会摔在地下,甚至会受重伤。

情急之下,孔瞑也不想其他了,急忙伸手抱住了她的娇躯。

清香软玉入怀,孔瞑牢牢的站咋地上没有被扑到

。不过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动,而是身子轻颤了几下,卸掉了冲力,害怕琳娜受伤。

次这么近距离的秦迷举动,琳娜的脸皮也是薄的可以。虽然有些激进,可是女孩子的娇羞与矜持她也是有的,此时突然这样,自然是不适应的。

慌乱的从孔瞑怀中下来,她脸色羞红,却在迟疑之后拉住了孔瞑的手,朝着她们母女的地方走过去。

虽然是一起吃饭,可以前孔瞑跟她们在一个桌子上是没错,不过却是两头做的那种。现在被琳娜拉到近前,其意思不言而喻。

有点想拒绝,可是在看到琳娜那么欢愉的样子,他又禁不住的任由她拉了过去。

在走到菱梦身边后,琳娜的头已经低的快要埋进那鼓鼓的里面了,连看都不敢抬头看。

菱梦倒是对此没有什么言语,只是转头深深的看了孔瞑一眼,轻笑着嘱咐道:“孔瞑,我希望你可以好好保护琳娜,不要让她收到伤害,可以吗?”

“这个……”孔瞑愣了愣,想要拒绝,可是菱梦却是在这个时候给了他一个眼神。

也就在这一刻,琳娜也转头看向了孔瞑,眼中有期待,有渴望,也有害怕。那不一而足的神情,再加上刚才菱梦给他的眼神,他心中不由得叹口气。

定了定神,他深吸一口气,对着菱梦重重的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她受到半点伤害与委屈。”

菱梦欣慰的点了点头,而琳娜则是一脸欣喜与幸福的扑在了孔瞑的怀中,那小脸上的笑容,让孔瞑有着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看着两人抱在一起的样子,菱梦的眼底不易察觉的划过来一丝落寞的神采。

就在他们俩抱着的时候,一个下人端着一份早点走了进来。

都说女孩子矜持,在看到又吓人走进来的时候,琳娜急忙的与孔瞑分了开来,脸色羞红的站到了一旁,低着脑袋不敢看人。

那下人则是在菱梦的眼色之下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放下东西后就离去了。

禁不住苦笑了一下,孔瞑也不好说什么了。直到那下人离开后琳娜才一脸羞恼之色的走到了他身边,捶打着他的身体,一脸的不依。

“来人了你也不提醒人家。”

对此孔瞑也只能苦笑了,好在现在有了食物,倒是能勉强偏移开这种情景。

“呀!”

也不理会琳娜的羞恼话语,孔瞑惊叫一声就快步走到了那刚拿来的早点面前,装作饿坏了的样子狼吞虎咽起来,边吃还边道:“哎呀,可算是有吃的了,都快要饿死了……”

也许是因为孔瞑的话,也许是为了给他个好的台阶下,琳娜也就么有穷追不舍。

“你慢点吃,别噎着了。”

琳娜在一旁看着孔瞑那吃的那么快那么急的样子禁不住的提醒了一声。

她这不提醒还好,一提醒,孔瞑刚想说话,却没想到正巧岔了气。当即就咳嗽了起来,脸色涨红不说,嘴里的那一口饭可就直接浪费了个干净。

好歹他强忍着没有直接咳出来,不然两女可就要倒霉了。孔瞑哪里知道事情会是这样子,在咳出来后就喝了口水顺了顺,不过那难受劲儿一时半会儿是缓不过来了。

心中埋怨,却是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你这嘴还真是准。”孔瞑苦笑着夸了琳娜一句,只能暂时停下手中的活计了。

琳娜被孔瞑这句明夸暗贬的话有闹了个大红脸,不过相比于之前,却是又有了不同。她也知道这次孔瞑噎着跟她有关系,担心孔瞑的身子,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两人的浓情蜜意看在菱梦的眼中,那是百般苦涩不是滋味。原本这一切应该是自己的,可是现在却只能给自己的女儿。

曾经她就有想过,虽然自己不能跟孔瞑有名义上的什么,可是在私下里,他们可以生活在一起的,而且也不会有人有异议的。可是女儿的介入,让她有了退缩,也强迫自己去忘怀那件事情。

只是想要忘的东西越是记得刻苦铭心,哪怕现在她们两人之间只是说说笑笑,她的心里也是极其的不舒服。

然而更痛苦的是,她不能表达出来就算了,偏偏还要露出一种欢喜满意的样子来,简直比杀死她还要难受。时间仅仅过了一小会儿,可是她却觉得是那么的漫长,而这每一分每一秒,她心里承受的痛楚也将是无比巨大的。

孔瞑自然不会知道菱梦现在心中所想,虽然跟琳娜之间尽想着各种逗比的行为,可是脑海中却是在盘算着其他的密地。

深的秘密他虽然不知道,可是明显的好处他可是察觉的一清二楚。每一个密地中都有着浓郁至极的能量,他相信,只要有这些能量,自己的实力可以攀升到一种难以想象的地步。当然了,前提在于这样的密地足够多。

就这样,在说说闹闹之间,早餐也吃了个精光。

此时不同以往了,以前孔瞑吃完就能直接回自己的住所干自己喜欢干想干的事情,而现在则是苦比的陪着琳娜逛花园啊,逛街啊什么的。

虽然很多地方孔瞑很有兴趣,也很想好好的跟琳娜在那里玩,可是心里的诸多包袱却让他没有了丝毫的心绪。

微微的摇了摇头,孔瞑禁不住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之后要怎么做,而看着那青春活泼有活力的琳娜,孔瞑不知道改如何选择。

其实他哪里没有打算过?他打算了,只是却下不了那个狠心去实施。

优柔寡断永远不可以出现在男人的身上,可是他不仅出现了,而是还经常出现在孔瞑的身上。

虽然孔瞑也偶尔跟琳娜疯一下笑一笑,可是那种并非发自内心真诚的笑容又怎么会让琳娜看不出来?几阵之后,琳娜停止了继续下去的想法。

伸手圈在孔瞑的胳膊中,她将脑袋倚靠在了孔瞑的臂膀上。静静的走着,看着前方幽幽的开口道:“你是不是不喜欢跟我在一起啊?”

“啊?”

孔瞑张了张嘴,禁不住的抽了抽,转头看向她,“怎么会呢,你想多了。”

“是么……”

琳娜似问非问,眼色却是黯然不已。

看她的样子,孔瞑知道她不信自己,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那确实是他忽悠着说的。

伸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孔瞑轻声道:“不要多想了好吗,如果你不开心的话,我又怎么会开心呢?”

好的吧,忽悠人确实也是一门艺术。

琳娜听着孔瞑的话,虽然有些不懂,可是表面上的意思确实明白的。

试问感情这件事上,如果你喜欢的人不高兴了,你难道还要高兴么?那岂不是成了幸灾乐祸?然后――黄了。

简单的爱情就是你高兴他高兴,你不爽他不爽,你落泪他弃疗。那是一种完全丧失理性的爱恋,一种近乎病态的爱恋。

好巧不巧,琳娜恰好就类似于那种病态的人。

情这个东西,很多人都弄不明白,孔瞑也弄不明白。其实他很想说,这个东西每个人的对待都不同,价值观也不同,结果更不同。可是效仿的人却是那么的多……

纵使真情天亦叹,难保矫情乱始终。

再纯真的爱情,在到了不同的人手中,在一样的版本之下,就能给出不一样的体会。

孔瞑不算一个懂情的人,却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就像一个双面体,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难以抉择难以割舍之后,又是那种可以割舍可以抉择,只不过没有逼到那份儿上罢了。

在孔瞑内心中的爱情,就是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生活无忧,健康平淡。奈何那些已如流水东逝而去,再也难以追回。

现在的他已经不甘平淡,若是如现在这般都没有勇气去拼去改变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救了。

也许优柔寡断在很多时候是不好的一件事,可是在很多时候有事一件很好的事情。

做事之前就要想好后路,说实话,这很适合优柔寡断的人。因为他们心中有忧,所以就会想一些更加全面的东西,去不断的维护自己的利益,能让自己在损失小的情况下得到的收获。

好在琳娜的偏执性子在这个时候又犯了,倒是省了孔瞑很大的解释时间。

原本孔瞑还想跟她解释解释的,可是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来着,琳娜已经一脸深情的看向了他,主动的道起了歉。

“大哥哥,对不起,琳娜错了。”

那泪欲下的眼神,水汪汪的大眼睛,让的的心颤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孔瞑轻笑道:“好了,不要这么说。”

孔瞑伸手捂住了她那娇嫩的小嘴儿,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后拉起了她的小手,“我们回去吧?”

已经被孔瞑那一吻给弄迷糊的琳娜哪里还管其他,急忙的点起了头,“嗯嗯。”

心中汗颜了一下子,孔瞑止不住的想到,这琳娜明明挺精明的一个女孩子,怎么有时候就会这么简单单纯呢?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问题少女?

心中这么想着,孔瞑暗叹了口气,只想着回去就马上制定一系列计划,然后好好的跟她说道说道。

要是跟菱梦说的话,不用说,肯定没戏。但是跟琳娜说的话,说不得还有那么一点的突破口。

两母女虽然的母女,可是性子却不一样,菱梦更倾向于理性那一边,而作为女儿的琳娜则是倾向于感性哪一方面。

孔瞑相信,只需要给琳娜更多的关怀,她的心整棵都扑在自己身上的话,那就好办的多了。

当然这也就只能让他想想了,至于能不能实施还要看之后才行。

两人就这么依偎着回到了房间,一路上遇到的卫兵,无一不爽惊愣当场,对孔瞑又恭敬了一分。

这次琳娜倒是没有羞得说不出话,虽然脸红了,不过还是跟那些卫兵都大了招呼。

在到了孔瞑房间门口后,两人停了下来。孔瞑想要跟她说让她先回去的,可是琳娜却好像并不知道他意思一样,跟着就进了他的房间。

“你……”

孔瞑指着琳娜,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原本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可是在看到她那无所谓的样子后,也只能咽下肚子里了。

他知道,琳娜肯定是打下决心在这里呆着了,于是也就任由她自己做什么了。

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后,孔瞑躺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这倒不是习惯,而是他真的是想床了。

在外边那些天里,他可是一次床都没有睡的,在那帐子里有的只是那硬邦邦的地铺。虽然够暖,可是却并不舒服,哪里有这房间里的配置好啊。

当那软软的,带有丝丝花香的床铺裹住他的身子后,孔瞑不一会儿就安眠在了里面。

没办法,好长时间没有这么睡过了,那安心程度自然是不必多说,就像失眠症的人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一样。

琳娜就是眼睁睁看着孔瞑睡过去的,开始她不在意,可是在发现孔瞑的呼吸变得均匀绵长之后,她张着那双乌溜溜的眸子就趴在了孔瞑的床头上。

近距离看着孔瞑的面庞,不知道怎么的她就不动了,眼中闪过一阵有一阵的痴迷之色。

小嘴微微张合,不知道在那里说着什么,在看了孔瞑一阵之后,她站立起了身子。

撇头看向门口的位置,美帘微垂,迟疑了一下后,还是去反关了门。

直到这一刻,她也好似紧张了起来一样。呼吸变得愈加絮乱,此时,她已然衣裳半解。

终她与孔瞑同床共枕了,只是让她失望的是,孔瞑仿若什么都没有察觉。

面对面近距离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他,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琳娜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下去。

在孔瞑房间两人平静的睡过去后,菱梦在她的房间中整颗心却烦躁了起来。坐立不安已经不能概括她的一切,辗转反侧也无法诉说她心中的哀愁。

不知怎么的,她想起了孔瞑,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在下一瞬就化作了一声叹息。

“希望不要让我的苦心白费……”

坐在床边,菱梦有些失呓的呢喃着。

此时三人都不知道的是,在这世界中,正有着一股暗流在悄然涌动,而每一个城中也都开始流传起了一个谣言……

几乎在每一个成中,传言都有着天启者的存在。没人知道他们的谁,也没有人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长什么样子。

而作为天启者,他们是不会受到世界中限制的,他们可以自由穿梭在任何国家之中。

这样的事情倒不是主要的,让人震撼的是,在那天启者中,只有能够完全继承下城中密地的人才有可能成为返祖的天启者。

返祖的天启者啊,不管是对谁来说都是难以割舍掉的引。

几乎是在那谣言散发的天,每个国家中都有那么几个人,几股人,几群人日夜行进着。

没错,他们就是天启者。而他们的行进地点,也就是所属国的密地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