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滨州信息港 > 汽车

服务简案快执

发布时间:2019-12-04 18:17:13

面对年受理3000多件执行案件,如何实现快立快执快结?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人民法院借鉴诉讼服务中心模式,于2017年7月创设集执行立案、速执、信访接待等多项功能为一体的执行服务中心,为执行案件当事人提供“一站式”服务。

执行服务中心的效果到底如何?记者近日专门进行了一次暗访。

走进一个厅,执行事务全办清

4月13日上午7时许,记者在合肥南站乘上早班高铁,38分钟抵达淮南,赶到田家庵区法院。走当事人通道,接受保安查验身份证和安检,8时30分进入执行服务中心时,大厅里一片繁忙景象,已有10多位当事人在办事,7位工作人员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执行服务中心设置了立案、咨询、信访、约见法官等窗口,书写台、座椅等设施一应俱全,实现“一站式”服务,可以办理绝大部分执行事务。

淮南通商银行工作人员王克宇、华律师同时在柜台前办理申请强制执行立案手续,10分钟左右便全都办好。

“以前执行案件在诉讼服务中心办理,人实在太多,经常要坐等叫号,很费时间。”王克宇说,“执行案件的立案与诉讼案件的立案分开后,几乎是随到随办,非常方便。”

“服务更加精细化,方便了我们这些经常赶时间的律师。”华律师补充说,“以前要见执行法官很不容易,因为他们经常在外执行,自从执行服务中心建立预约法官制度后,变得很方便。”

“这个不要脸的人,借了我1.6万元钱就躲了几年不见人。”咨询柜台前,一位中年女当事人大声地嚷着,“我要申请恢复执行,手续该怎么办?”

“请不要着急,麻烦您出示一下案件材料,我先帮您查看一下。”工作人员看到材料上案件终止执行的原因是被执行人下落不明,在电脑上查了查后,耐心向当事人解释说,“法院早就把这人列入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她现在坐不了飞机、高铁,我先把您的情况记录下来,您留下电话,我们很快会给您回复。”

“我昨天下午打电话预约上午来向卢红法官反映情况,她到了吗?”一位当事人插进来问话。

“卢法官已经在调解室等你们,赶紧去吧,出门右转那间。”工作人员翻开约见法官记录本,“她上午还要约见两批当事人。”

“这是我要交给吴法官的材料,你们千万要交给他啊!”一位当事人往“材料收转”窗口递交了一份材料。

“放心吧,您交来的材料我先登记,肯定错不了。”工作人员把收转材料登记本递给当事人看。

记者看到,执行服务中心进一步畅通了当事人与法院的沟通渠道,有效舒缓了当事人的情绪,也有效促进了执行有序推进。

这时,该院一位副院长走进执行服务中心,见到不请自来的记者颇为吃惊,得知来意后,笑说:“我们的执行服务中心经得起你暗访吧。”

执行服务中心负责人黄慧告诉记者,2017年,田家庵区法院受理各类案件17107件,其中执行案件3445件,位列安徽法院第6位。诉讼服务中心设置了16个柜台,每天大量当事人需取号排队才能办理事项。执行案件的当事人心情相对急躁,2017年7月成立执行服务中心后,有7名工作人员专门办理执行案件事务,提供服务,基本做到马上就能办。据统计,2017年7月17日至今年4月13日,执行服务中心共立案申请强制执行案件1524件,接待来访咨询数千人次,有效减少了当事人等候时间,缓解了诉讼服务中心压力。

今年4月3日,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部署开展“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让很多当事人看到了希望,纷纷申请强制执行。截至4月13日,该院立案93件,其中恢复执行6件,仅4月13日一上午就受理执行案件11件。

速执在先,平和方式解纠纷

司法改革后,田家庵区法院组建的执行团队由内勤组、实施组和执行服务中心三部分构成,由该院院长侯伟直接分管,督办案件,对7个组实现扁平化管理。按照功能集中、分工配合的原则,5个执行实施组集中精力办案,内勤组办理执行分案、财产查控、车辆调配等辅助事务,执行服务中心承担立案、查询、约见法官、信访接待等事务,同时由法官和调解员组成速执小组,负责简易案件的快执。

⇨下转第四版

⇨上接版

执行服务中心立案后,首先对案件进行过滤,做到繁简分流。对家事、农民工工资、物业等纠纷以及被执行人态度良好的执行案件,优先启动执行和解程序,由速执小组进行调解,争取用平和的方式快捷结案。难以快执的案件转入强制执行实施组办理。

不久前,执行服务中心受理伟诚工贸公司申请执行某公司拖欠201万余元货款案件时,调解员从有利于双方企业发展的角度,通过多次耐心商谈,促成双方达成分期偿还货款的协议。

“我们以为执行过程像马拉松,没想到执行服务中心法官和调解员有理有据、耐心细致做工作,对方拖欠我们的201万余元案款已全部履行到位。”伟诚工贸公司经理丁红说。

执行服务中心成立以来,速执小组办结执行案件128件,执结标的额1030万余元,减轻了执行实施组的工作压力。

记者翻开结案登记本看到,速执的案件大多标的额不大,有的只有几千元,甚至还有几百元。“这么小的标的额还要申请强制执行,说明了双方对立的程度。”调解员汪明海说,一些涉及婚姻家庭类的纠纷看似简单,执行起来难度很大,如果处理不得当,就会把矛盾进一步激化。

汪明海刚好和一位被执行人谈完话。“他们6个兄弟姊妹,没有履行法院2014年调解达成的赡养协议,84岁的老母亲前天叫人推着轮椅来申请强制执行。”汪明海说,“我刚刚谈话的是老二,50多岁的人口口声声强调自己收入低,匀不出钱来给老母亲,这样的子女不可理喻,这样的案子不可理喻,6个人没有一个主心骨,轮流赡养母亲的意见完全不统一,执行起来能不难嘛?”

“这种案子强制执行会有后遗症,不得不投入大量精力去做6个人的思想工作,让他们认识到赡养老人是义务,是做子女起码的道德、责任。”黄慧说,“涉抚养费、探视权、继承等家事案件进入执行阶段,往往是矛盾为深重对立之时,我们通过做执行和解工作,修复亲情,让老有赡养,小有抚养,弘扬传统美德。”

瑞安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州白癜风皮肤病医院在线咨询
贵州儿童癫痫病哪个医院好
昆明哪家医院看癫痫
昆明治疗妇科疾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