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滨州信息港 > 养生

御天纪 第三十二章 柳家禁术

发布时间:2020-02-15 18:29:32

御天纪 第三十二章 柳家禁术

疯狂的柳枚的身体之上,汹涌的元气不断的缠绕着,一种猩红的精芒也是在不断的涌现出来,在柳枚的皮肤之上,形成一道道诡异的如同蛛一般密密麻麻的纹路,看上去极其的狰狞恐怖。

感受着从那柳枚的身体之中传来的恐怖的气息,景凡也是不禁眉头一皱,手掌之上,元气缓缓的汇聚着,时刻准备着自保。

“景凡哥,你要xiǎo心啊,柳枚所用的乃是我们柳家的禁术,利用燃烧自身的精血强行提升实力,攻击也是极为强横”!一边的柳芊顿时忍不住惊呼道。

而柳天也是一急,景凡救了他,他自然不会想让景凡受伤,顿时向着柳枚冲了过去。

不过,不等他接近柳枚,一道汹涌的力量便是瞬间从柳枚的手掌之上冲击了出来,狠狠的撞击在柳天的身上,一下子便是将他击飞出去,一口鲜血也是忍不住丛他的嘴巴之中喷了出来。

“老东西,给我滚!”柳枚一脸怒气的向着柳天吼道,在他的脸上,那猩红色的纹路弥补开来,显得极其狰狞。

华裔刚落,他便是向着景凡冲击而去。

这一切仅仅是发生在一瞬间,因为柳苍离开去取回玄冥炉了,而席冷之前也没有站在景凡身边,即便是想要救援,也是来不及了。

发狂了一般的柳枚猛地扑向景凡,他的手臂之上,猩红色的纹路密密麻麻,缓缓的蠕动着,闪烁着一种慑人的赤色精芒。

“给我死!”

柳枚一声怒吼,硕大的拳影便是猛地向着景凡轰击过去。

景凡眼睛微微一眯,他知道现在的柳枚已经完全暴怒,如果自己转身逃跑的话,那就是把自己的后背完全留给了柳枚,这样一来,或许还让柳枚的计划得逞了。

他没有犹豫,一道炙热的金色的元气如同浪涛一般汹涌起来,澎湃不定,一阵阵恐怖的气息也是从景凡的手掌之上释放出来。

“轰!”

景凡毫无花哨的一掌迎击向柳枚的巨拳,顿时一阵巨大的爆炸之声传来,顿时景凡的身体一下子便是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迅速的倒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院子之中的石山之上,连那些石块都是被撞击的粉碎。

施展了禁术的柳枚,此刻的实力远远不是景凡能够对付的,刚刚那一对碰,柳枚只是脚步稍稍一滞,而景凡却是一下子被击飞了

,两者相较,可见一斑。

柳枚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景凡,双目猩红的他大踏步的向着景凡冲了过去。

这是一边的席冷也是终于赶了过来,手掌之上,汹涌的元气猛地向着柳枚灌注而去,元气凝聚而成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柳枚的身体之上,而柳枚却是像是根本就没有一diǎn反应一般。

他根本就没有看席冷,依旧是向着景凡冲了过去。

一边的柳芊正扶着那被击飞吐血的爷爷,一脸的担忧之色,大声的喊道:“快阻止他,他想杀了景凡哥!”

就在这时,一道光影掠过,凌厉的元气如同一道薄薄的刀片一样在空间之中迅速的起舞,煞是好看。

不过瞬间,那些刀片一般的元气便是瞬间变冷一种凌厉之气也是迅速的散发出来。

“凌天刃!”

柳衣一声冷喝,双手结印,顿时那漫天的刀片皆是像是有着什么东西牵引一般,飞快的向着柳枚飞了过去。

“咻……”

“咻……”

刀片掠过空气的声音发出,一下子便是飞向了柳枚的身体,狠狠的掠进他的身体之中,带出一蓬蓬妖异的鲜血,在空中绽放开来,形成一朵美丽的花朵。

即便如此,柳枚的脚步也只是稍稍一滞,便是再度向着景凡冲了过去,他即便是死,也要拉着景凡垫背。

身染鲜血的柳枚双目通红,如同发狂的凶兽一般,他的身体之上,有着赤红色的精芒如同火焰一般缭绕而起。

他一掌将那假山之上的石块击飞,看到那倒在地面之上的景凡,嘴角有着一抹狞笑浮现出来,全身所有的力量也是在这一刻迅速的汇聚起来,向着他的手臂流动而去。

他要给景凡致命一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景凡真正的死亡,想到这,他的嘴角也是有着一抹狰狞的笑容浮现出来。

不过,就在他那一抹笑容尚未完全绽放开来的时候,一道诡异的精芒掠过,在他的胸前的位置,一柄奇怪的匕首的刀尖已贯穿他的胸膛,上面有着猩红色的血液滴落。

就在他一脸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的时候,那地面之上的景凡却是缓缓的爬了起来,染血的脸庞之上有着一抹怪异的笑容,看着那贯穿柳枚身体的匕首,也是咧了咧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缓缓道:“想杀我,还没那么简单!”

话音刚落,景凡的手掌之上,便是再度有着炙热的金色的能量迅速的汇聚起来,猛地向着柳枚的胸膛冲击而去,一下子便是将他击飞,狠狠的落在地面之上。

顿时,柳枚的身体就像是泄气的皮球一般,体内的生机不断的流逝,他一脸不甘的看着景凡,猩红的双目之中满是愤怒之色。

景凡没有説什么,只是手掌一挥,那插在柳枚身体背后的匕首瞬间便是回到了他的手中。

一边的席冷和柳衣几人也是被这突发的一幕惊呆了,他们都没有看到那匕首是怎么冲出来刺穿柳枚的胸膛的,而这柳枚便是已经被景凡冲击的倒飞出去了。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只是一边没有説话的柳天一脸平静的看着柳枚,不过,那紧紧握起的拳头却是正能够説明他的心此刻在滴血,不管怎么説,柳枚都是自己的亲孙子……

席冷没有多想,赶紧迅速的来到景凡的身边,一把将之扶住,感受着景凡体内糟糕的情况,他的心也是忍不住一紧。

景凡却是微微摆了摆手,看了一眼柳天,微微拱了拱手,从一边正赶过来,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柳苍的手上接过玄冥炉,道了声谢,便是转身离开了柳家。

看着景凡离开的背影,柳天也是微微叹了一口气,从柳枚的身上掠过,目光落在景凡的身上,精芒闪烁不定。

“这个xiǎo子,杀伐果断,对待敌人毫不手软,将来必成大器啊,看来,我们不和扬家合作灭掉景家是对的,日后若是要对付景家,除掉的必须是这个xiǎo子!”柳天缓缓的叹道。

“刚刚的那一手利用灵魂之力外放,控制匕首的的准确和利索,这远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啊!”柳天一边説着,一边微微摆了摆手,道,“把这里收拾一下,然后把柳芒带回来吧!”

説完,老爷子也是不想再説话,在柳芊的搀扶之下,向着柳家的大厅走了过去。

柳枚死了,虽然是景凡所杀,但是柳天自己也知道,如果景凡不杀他,他就会杀景凡,而且,施展了柳家禁术之后的柳枚,也逃不过精血燃尽的结果,终是难逃一死,这一切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而已。

而且之前,在柳枚将景凡击向那假山的时候,景凡便是已经丢出了自己的匕首,然后在柳枚冲向他的时候,他利用灵魂之力偷偷的控制着那早已经被他放好的匕首,因为此刻的柳枚乃是处于盛怒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景凡利用灵魂之力做出的手脚,如此一来,景凡便是控制那匕首狠狠的刺进柳枚的心脏之中,这一切便是结束了。

只是那一脸不知情的柳枚心有不甘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到死他都没明白,景凡到底是怎么杀了他的。

……

“现在距离玄术比试只有十多天的时间了,在这十多天的时间中,我得去闭关,你就专心炼化从柳天身体之中汲取的能量,然后密切关注扬家的动向,顺便将扬家从我们景家抢走的药材商铺给抢回来,相信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景凡看着席冷,缓缓道。

一边説着,景凡也是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景雄,道:“经过今天的事情,柳家也是不会再和扬家合作了,你们得想办法拉拢柳家,然后一起对付扬家!”

得知景凡成功从柳家借回来玄冥炉的景霸满脸的笑容,顿时道:“凡儿你就放心的闭关准备玄术比试的事情吧,其他的一切有我们呢,你就不用太过操心了!”

景凡diǎn了diǎn头,经过今天之后,柳家也是彻底断绝了和扬家合作的必要,景凡心中一颗悬着的心也是终于放了下去。

他缓缓站起身,目光向着远方看了过去,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容,心中喃喃道:“等我闭关出来,就是正式找扬家收回利息的时候了,扬宗你给我等着,伤我父亲的账,还有霸占我们景家的药铺,这些我都记得,一定会一笔笔的算清楚的!”

翌日,景凡很早便是起来,离开了景家,他需要找到一个地方闭关,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而景凡的心中早已经对闭关之地有了一个想法。

有了上次景雄带路,景凡很容易便是来到了那道君遗迹,因为这里看守道君遗迹的人都是景家之人,所以对于景凡也是非常的了解,并没有説什么就直接让景凡进去了。

不过,就在景凡刚刚准备向着那道君遗迹的深处走去的时候,一边的xiǎo树林之中却是突然跑出来一道人影,一脸的惊慌之色。

他看到景凡,脸色也是稍稍缓和一些,飞快的向着景凡跑了过来,一边跑着,嘴里还在一边喊着:“景少爷,出事了,这遗迹出事了!”

景凡一愣,向着来人看了过去,这人他认识,正是之前説带头杀到扬家去的景相。

他眉头微微一皱,看着景相,问道:“你不要着急,慢慢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景相努力的大吸几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他一把抓住景凡的手臂,道:“出大事了……”

“今天,我照例带着几个兄弟在那遗迹的四周巡逻,可是,就在我带着兄弟刚刚走到那遗迹旁边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阵怪异的声响传来。”説到这里,景相一脸的惊魂未定,顿了顿,接着道。

“我和几个兄弟赶紧去看,谁知道,就在这时,那遗迹之中突然有着一道漆黑的精芒掠过,飞快的冲了出来,有几个兄弟来不及逃脱还被那黑影抓去了,我还是拼了老命这才逃了出来的!”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