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滨州信息港 > 生活

偷天炼鼎第61节慈母黛敛游子笑央下

发布时间:2020-01-23 05:52:59

偷天炼鼎 第61节 慈母黛敛,游子笑央(下)

“儿子知错了。”沈成小心翼翼地措辞道:“当时父王正在早朝,儿子走得急,一时无法禀告。本来还要等的,但我大师兄连番催促,儿子只得先走了。”

“你还要拿别人当挡箭牌!”安国王摇头冷笑道。

沈成继续为自己辩白:“至于前些日子,儿子虽然住在器府,冰术上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每天都要洗炼星翼,每月都要试一次纳精蕴星。只是儿子愚钝……”

“荒唐!”安国王断喝:“人力终有穷时!你以前好勇斗狠、惹事生非,不知道浪费了多少时间;如今又在制器上虚耗精力,在术法上的修习自然就要受到影响。”

沈成便要汇报自己在器道上的进展。

安国王却不给他机会,继续斥道:“你不知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吗?再说你如今正是的年华,如果一直全力以赴,就算冲不破玄关,也不至于留下遗憾,而你却分心二用!”

他却越说越气:“孤当年在你身上用了多少心思!不成想,却养了这么一个不思进取的孽障!”

沈成还想把在冰祖遗庙的发现告诉父王。

安国王却没给他机会开口,挥手道:“给孤速速退下!”

沈成只得拜别父王,又和两位清客打了招呼,这才离开。

--------

出了知冰阁,沈成深吸一口气,再呼出一口浊气,已将刚才受到的问责抛到脑后,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空。

他请赵贵山到灵兽房牵来坐骑,准备赶去器府,一方面要为金昆摇旗呐喊、说服母亲;另一方面,这次历练、尤其是甬道洞天中的经历,要赶紧禀明师父。

赵贵山又点了几名王府侍卫,众人簇拥着沈成,出王府,上驰道,疾奔向皇家学府。

沈成的坐骑是匹即将成年的雪骥灵驹。

《山海志.灵兽.冰目》有云:“极北鹿原,罕有雪骥,换齿三品,足齿二品。”

雪骥非常稀有,据说现在已经没了野种。这种冰属灵骏生下来就是四品,成年后可以达到二品。安国王的坐骑,就是匹二品的雪骥。沈成骑的,正是它的幼驹。

当年沈成一开蒙冰道,就突飞猛进到正五品圆满。安国王大喜下,奖赏了这匹小驹。不想沈成就此打住,再无寸进,而这匹小灵驹却成长得很顺利。

修者的坐骑千奇百样,多为马鹿驼牛等善于奔跑的草食类灵兽,而肉食类灵兽既凶暴、又难以驯化。

但是,草食类灵兽也有自己的骄傲,主人的实力必须能让它服气。好在雪骥驹比较通灵,沈成实力又远胜寻常的五品修者,从小把它养到现在,一直还算驾驭得了。

如今它的乳牙就要换完,极有可能晋入三品。到那时,沈成还能不能控制得住,就很难说了。

--------

沈成才离开了数日,雪骥驹却像是久别重逢,心情大好,撒开四蹄,就想全力疾驰。

它脚力奇快,只是闲行,便如飞速。但是队伍中还有几匹凡种骏马,不可能跟得上,而且这是在城中。

“雪儿,慢些,”沈成轻勒缰绳,笑道:“等办完正事,我带你到竞技场上跑个痛快。”

雪骥驹轻嘶一声,应该听明白了指令。

到了器道府正门,众人翻身下马。雪骥驹低咴几声,对不能任性奔跑表示不满。

沈成轻挲它鬓毛,又抱着它的头安慰了几句。雪骥驹也不停地用头拱沈成,表示亲呢。

沈成看见王妃的仪仗护卫,问过后,得知母亲也才到不久。于是和赵贵山进府,其他侍卫都留在门房等候。

二人来到甲副院。松针子的仆童说王妃确实来了,与院主交谈片刻后,又一同去了妙法宫,说是要拜访府主。

沈成又问仆童:“今天有位金公子,跟院主一起过来的,他还有位小弟,他们现在何处?”

仆童回道:是有这么两位,按针院主的吩咐,安置在厢房了。

沈成心想母亲肯定是去征询师父的意见,便也向妙法宫赶去……

--------

安国王妃被沈成说动后,一路行来,对金昆入府一事,越想越重视。

自从爱子行过拜师礼,安国王妃心知肚明:鉴于安国王的态度,母子二人如今的仰仗,已经不是安国王,而是铁松客了!

然而大师深居简出,只有两个老顽童徒弟,力量难免显得单薄。

安国王妃想替爱子培植羽翼,却苦于有心无力。如果金昆确实是可造之才,她决心不遗余力地促成金昆入府,好成为爱子将来的助力。

见到松针子后,王妃说明了来意。

松针子就大拍胸脯,又拿师父赌咒,又指着老天发誓,说那金昆在武道上如何如何了得,天资上如何如何出众,性格上如何如何坚韧,行径上如何如何忠实……

王妃觉得他说得太夸张,反而不敢轻信了,于是又去拜访铁松客,想再问问盟友的意见。

松针子便引着王妃去妙法宫,半路上就被沈成追上。

三人来到铁松客座前。师兄弟俩你一句、我一句,听得铁松客暗暗称奇:那金昆这么厉害?

--------

铁松客这辈子阅人无数,却还没见过能和沈成不相上下的五品修者。他很清楚,沈成身具先天冰根。这一点,早在师徒初遇那一日,他就已经证实了。

“先天灵根”是至高无上的资质。传说中,身具先天灵根者,星翼如同实质,道力至纯,延展出来的好处有三:

其一是翼资超凡,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其二是出招威力,要远远胜过同阶修者。

其三是面对同属攻击时,耐受极强。

而在铁松客看来,大概还得加上一条,那就是能“点力成晶”!

铁松客心想:就算成儿慑于父命,除了冰盾外,不曾动用其它本事,那金昆能不相上下,也足以说明其强了!

只是有一事,他却不相信,于是轻哂道:“心盾术……还能有人身具此术?针儿啊,你是看走眼了,还是在忽悠你小师弟?”

松针子委屈得要命:“我从来没有忽悠过小师弟!”

铁松客笑道:“自从成儿行过拜师礼,你就多了个好为人师的毛病,赶紧给老夫改改吧。”

长春牛皮癣能不能治疗好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怎么样
贵阳癫痫病医院电话
北京治癫痫病的专家
玉林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